bokee.net

网站编辑博客

正文 更多文章

银行再融资何时刹车

 

    据不完全统计,截至目前,16家上市银行中已经有14家银行宣布了再融资计划,再融资规模约为4635亿元。面对上市银行如此“狮子大开口”,投资者不禁要问:就没有人管了吗?投资者真成了义务“献血者”,上市公司“缺血”,就可以随时随地抽取?

  7月19日,招商银行公布了A+H股配股筹集350亿元的融资计划,这仅仅离该行上一次再融资220亿元一年时间。如此频繁的“狮子大开口”让市场很难接受。投资者不禁要问,上市公司无节制地向股市伸手要钱,这种行为恰当吗?尤其是作为市场中流砥柱的大盘蓝筹股,如此穷凶极恶,将带来多大的负面影响,监管层对此就听之任之吗?

  穷凶极恶的再融资

  投资者清楚地记得, 2010年3月,招商银行刚刚完成了220亿元的配股融资,该行现在又抛出了350亿元的再融资方案。在中央采取紧缩货币政策、连续上调存款准备金率的情况下,让人担心的是,银行再融资或没完没了,更大的“血盆大口”还在等着。就在今年的3月31日,招商银行董事会还通过了议案:未来三年内(2011~2013年) 发行境外人民币债券余额不超过300亿元金融债券。

  其他银行的再融资也不甘示弱。与招商银行一样选择A+H股的还有光大银行、中信银行、民生银行。光大银行合计发行规模达120亿股的H股IPO在6月获证监会批准,中信银行7月7日配股融资175.61亿元。

  与2010年银行集中进行股权再融资所不同的是,2011年,更多银行的再融资方式选择的是发行债券。如中国银行、农业银行、工商银行、建设银行均选择了发行次级债,分别发债320亿元、500亿元、380亿元和800亿元,交通银行则选择在香港发行200亿元的人民币债券。至此,五大行通过发债的形式融资规模已经达到2200亿元。

  在股份制银行中,浦发银行与兴业银行分别计划发行500亿元及100亿元的次级债,同时兴业银行还计划发500亿元的金融债券,来补充附属资本。深发展A也于4月底在银行间债券市场成功发行了36.5亿元混合资本债券,其混合资本债券总的发行规模将达到65亿元。华夏银行已通过定向增发,融资202.09亿元。光大银行副行长林立还透露,光大银行H股上市以后,还将通过发行次级债的方式来补充资本。

  据不完全统计,截至目前,16家上市银行中已经有14家银行宣布了再融资计划,再融资规模约为4635亿元。

  银行为何要接二连三地进行天量再融资?银监会资本监管要求的大幅提高是主要原因,同时,地方融资平台贷款对银行资本占用的压力也较大,因此,银行不得不进行再融资来缓解资本压力。银监会于今年4月底发布的《中国银行业实施新监管标准的指导意见》要求,系统重要性银行和非系统重要性银行的资本充足率分别不低于11.5%和10.5%。以招商银行为例,预计此次约350亿元的配股融资将使公司核心资本充足率提高2.3个百分点,配股实施后公司2011年末核心资本充足率可达9.7%左右,总资本充足率约12.5%,

  投资者“用脚投票”

  招商银行的350亿元再融资方案出炉之后,尽管众多分析师表态称,招商银行此次再融资对市场影响不大,但投资者仍纷纷“以脚投票”,该股连拉阴线。这种情绪祸及其他银行股,进而拖累了整个A股市场。在银行股整体走弱的情况下,大盘自6月下旬以来的反弹有可能宣告结束。

  让投资者更为生气的是,这些贵为蓝筹股中坚力量的银行上市公司似乎成了市场不诚信的代表。此前,有不少银行称,今年不会有融资计划,或者在上一次天量融资的时候,董事长或行长等高管信誓旦旦地称“三年内不再融资”。然而,余音仍绕梁,银行又在再融资了。

  比如,去年3月,招商银行董事长秦晓表示,在近期宣布进行220亿元(32亿美元)的配股以补充资本后,未来3年没有新的融资计划。仅仅过去一年多,更大规模的配股再融资横空出世,而且在2013年前还要发300亿元的金融债券。

  再如,2009年12月,民生银行H股上市募资折合267.6亿人民币。行长洪崎曾表示,3年内民生银行不会再有融资计划。2010年3月,民生银行董事长董文标在参加全国“两会”时再次表示:“再融资的事现在想都不要想,想都丢人,我们怎么张得开口?”可是,2011年元旦刚过,民生银行就抛出了215亿元的再融资方案。面对投资者的广泛质疑,董文标竟然回应道:“不融资,明年银行开不了门。”

  银行纷纷违背诺言,推出天量再融资方案,已经对银行估值产生重大影响。近日多家券商纷纷将行业评级下调至“谨慎推荐”。国信证券分析师邱志承认为,“单是上调风险权重一项,对资本充足率影响平均在0.4个百分点,如果再算上覆盖不足的平台贷和房地产开发贷的风险权重,多数银行资本充足率降幅在1个百分点左右。如果再加上一个点的缓冲,上市银行的资金缺口将达到5850亿元”。

  而这5850亿元,即使去除境外发行部分,市场仍是难以承担。在一次次再融资之后,投资者收益更是被大幅摊薄。

  谁来约束“无节制”

  面对上市银行如此“狮子大开口”,投资者不禁要问:就没有人管了吗?投资者真成了义务“献血者”,上市公司“缺血”,就可以随时随地抽取?

  股改启动之后颁布的《上市公司证券发行管理办法》,不仅将原先的考核指标大大降低,更引入了非公开增发这一模式。如对于上市公司配股、公开增发、发行可转债等,此前规定的是“最近三个会计年度加权平均净资产收益率平均不低于百分之十”,修改之后降为百分之六。对于配股和公开增发等,《办法》确定的,最近三年以现金或股票方式累计分配的利润不少于最近三年实现的年均可分配利润总和的20%提高到30%。但对于非公开增发这一模式,没有净资产收益率以及现金分红等考核指标的制约。

  总的来说,对于上市公司再融资的时间间隔、融资规模总量等,目前还没有明确要求。因此,再融资的门槛过低和规定不明确,导致了目前市场的再融资“猛于虎”。

  笔者要问的是,合理的再融资无可厚非,但对没完没了的再融资,比如银行“连自己不好意思”的、接二连三的天量再融资,监管层为何就不能发挥“家长之范”,出面制止或规范一下?证券市场是兼投资与融资功能于一身,对如此这般的再融资一一放行,是对市场的尊重吗?

  而且,银行再融资看似为了达到监管标准,实现稳健经营的目的,本质上却暴露出内地银行业转型滞后、盈利模式单一的软肋。内地银行的利润主要来自贷款规模扩张带来的息差收入,中间业务的利润贡献占比偏低。对此现象,有分析人士一针见血地指出:“没钱就去融资,拿到钱了再去放贷。”

  而从更深层说,数次上调存款准备金率是为了控制银行的贷款规模,从而达到控制CPI的过快增长。如果不对银行的再融资紧急刹车,宏观调控的效果就要减弱,调控CPI的目标实现恐怕也要大打折扣。

分享到:

上一篇:我国“蛟龙”号首次载人深潜海底5千米

下一篇:市场观察:控制物价上涨 CPI拐点可

评论 (0条) 发表评论

抢沙发,第一个发表评论
验证码